快捷搜索:

菲律宾《世界日报》:椰岸诗明

星岛全球网消息:出版新书《一小我的诗经》之后,在吸收记者采访时,书生吴再曾说,写诗是我的生活要领,是我感觉更好、更能保护自己抵御不幸困扰的要领。在给粉丝的一封信中,他同样援引福楼拜的话:写作是一种生活要领。换句话说,谁把这个美好而消费精力的才能掌握在手,他就不是为生活而写诗,而是活着为了写诗。

马尔克斯说过,作家永世是孤军奋战的。然则,外洋文学评论界对中国书生吴再独创的24行诗的强烈应声却破裂摧毁了这种说法。今日,菲律宾《天下日报》再次颁发文章,对中国书生吴再在诗歌文体上的独树一帜给予齰舌,指出:吴再的24行格律新诗,以流通的文句书写诗意的情怀。为什么非要24行 ? 各类解释都是多餘,有个性的书生才会想到要独创一种诗风,成败试了再说。

文章作者王勇老师是菲律宾闻名华文作家。笔名蕉椰、望星海、一侠、永星等。一九六六年诞生於中国江苏省,祖籍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;一九七八年假寓菲律宾马尼拉。已出版诗集、专栏随笔集、评论集十三部。常常获邀出席国际华文学术研讨会并宣读论文,诗作多次获奖,也多次应邀担负文学奖评审。现任天下华文微型小说钻研会副会长、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、马尼拉人文讲坛履行长、菲中友好协会副理事长、菲律宾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、菲律宾中国华东联谊总会秘书长、中国侨联第九届外洋委员、安徽省外洋交换协会副会长、福建省外洋交换协会理事、两岸和平成长联合总会顾问等浩繁社会职务。

全文内容如下:

椰岸诗明

王勇

书生、资深编辑家吴再兄在《愈規矩,愈长期逐一兼談寫作背景》文中指出,「按年輕時的理解,長詩便是史詩,一些詩人意欲名垂青史,非長不寫,而史詩寫作又佈滿神話(贊歌)寫作的陰影,根本就不相符現代的認識。而且,現代生活的節奏飛快,除了分外有閑的人,誰還有精力有耐心去讀長詩。」「長詩和短詩的争論,是一個永遠都不會有谜底的問題。我們必須面對這樣的質疑:一首詩到底應該可以多長?一首詩又應該可以多短?」「詩歌史的慣性是,一個詩人要想在此中容身,必須寫出有分量的長詩。我們可以反思,這是一種很荒謬的标準。」

就我小我觉得,今世诗最抱负的书写行数是在十二至二十五行之间,太短无法施展而太长又易于掉控。而这个行数,恰恰在吴再的24行诗范围内。可我今朝正在探索与致力闪小诗与截句的创作和推广,以是便不再消劳神思于中長诗的书写,待阶段性义务告一段落,再作他想。

吴再兄的24行格律新诗,以流通的文句书写诗意的情怀。为什么非要24行 ? 各类解释都是多餘,有个性的书生才会想到要独创一种诗风,成败试了再说。大概有人会觉得,今世诗已形生是非、字数不拘的自由体写作,书生们何必自招麻烦、标新创新、久有存心去创作什么新样式呢 ? 然而,一马平川从来就被「敢为世界创」的书生所摒弃,他们既不满意现有的书写形式、又对不合的别致的样式抱着探索的追求,或许会碰鼻、或许会走弯路、或许柳暗花明、或许别有洞天 ?

吴再兄在昔人的根基上以再创造的勇气,创始24行、210字的格律新诗写作,并推出厚重的巨著来为自己代言,这份文化自大、诗写自大,已然英气冲天 !我在岷湾椰岸倡写闪小诗,与吴再兄遥相呼应诗的再造、诗的自大、书生的自大 !

附注:“吴再体 24 行诗”的体裁标准:正文 24 行,可自由分行组合,今朝以四小段、每段六行径主;每首一律 210 字,含标题、标点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,以电脑对象栏统计为准;押韵无要求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